端午假期要记得洗头。


今天的推送,我们想分享一份来自端午节的心情。


通过这篇文章,作者仙草也想提醒大家,“端午节记得洗头!”(真是很奇怪的提醒)。


假期愉快啦,这是一篇约会中的我们发出来的推送。


大概是受了我妈的影响,我对节日这件事,总是尤为在意。

什么日子应该吃什么东西,她一定要落实得明明白白,三月初三要吃青草饭,端午节要吃粽子,冬至要吃冬至茧。到了我这,就一定是什么节日就写个什么随笔出来。

但我一直没有写过端午节。

这个节日实在太普通了。在我的印象里,它只是一个可以回家的日子。

每年端午节的中午十二点,老妈都会叫我们去洗头,因为这个时候的水是龙舟水,能够洗掉污垢,祛病消灾。

我小时候还真对这种话深信不疑,每逢这个时候我总会闹哄哄地说要去洗头。

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对洗头有这么大的兴趣。

有一年的端午,不知道弄什么事,就给忘记了,坐在客厅里,突然拍手,“妈!我忘记洗头了!”

反而我妈哭笑不得地说没事。


没有粽子的端午,是不完整的。


我们家一般吃的是咸粽子,也有甜的,叫栀粽。与其说是甜的,其实并没有什么味道,需要沾白糖。

我喜欢这种粽子。

栀粽不能用刀切,因为是糯米做成的,非常软黏,要用线切开。

我很喜欢做这个工作,用一根细细的线,绕粽子一圈,交叉一拉,就切出一片。往往复复,全部切好之后,撒上白糖,软糯中带着白糖的清甜,特别好吃。

咸粽子就是另一种口感了。里面有丰盛的材料,红豆绿豆花生莲子,还有猪肉和鹌鹑蛋。

对我来说,咸粽子里面是一定要有一个鹌鹑蛋的。有时候吃到没有鹌鹑蛋的粽子,总觉得吃了一个假粽子。

其实端午节的食物,我最喜欢的并不是粽子。而是一道叫做“糟菜蛋”的菜。

可在网上怎么都找不到资料。

我还在票圈做了个小调查,其实这个东西是真的存在的。食材是咸菜、鸡蛋、猪肉一起煮,加盐、糖、醋,煮出来酸甜可口,特别下饭。

鸡蛋煮出来必须是完整的一个窝蛋,汤也不能多。做好之后,舀一口吃进嘴里,有一点点醋的酸味和糖的甜味,特别好吃。

配这个我每次可以吃掉一大碗饭。

这道菜虽然食材简单,但是煮得好吃非常难,因为酸度和甜度很难控制。不同人做出来也不一样,有的偏甜,有的偏酸。

我最喜欢老妈煮的糟菜蛋,会偏甜一点,咸菜也很多,用来拌饭特别开胃。我姐今年端午回家,理由就是想回去吃糟菜蛋。


端午节还会吃咸鸭蛋。

网上说,端午吃蛋是普遍都有的习俗。有的地方是吃茶叶蛋,有的是吃水煮蛋。家里的风俗是必备咸鸭蛋,切开之后蛋白和蛋黄颜色分明,蛋黄渗出油来,亮黄色特别诱人。

小时候觉得蛋黄是最好吃的部分,也是最珍贵的,因为那块蛋黄就那么点,筷子一戳一出,蛋黄就没了。

所以我总是小心翼翼地从边边开始挖,弄一点点放进粥里面,很快就融化了。长大后反而觉得蛋白好吃了,咸咸的,很好配粥。


写着写着,想起了一个不算端午特有的食物 —— 青梅。

准确地说,青梅应该是在端午前的时令水果。

一直觉得青梅是个很有意境的果子。什么“青梅煮酒论英雄”啦,还有“却把青梅嗅”等等,把青梅描写得阳春白雪。

现实中的青梅吃起来其实又苦又酸又涩,所以青梅常常是用来酿酒或者腌制。

我们家乡对青梅的称呼是“竹梅”。

最喜欢的就是腌竹梅。分咸和甜两种腌法。

咸竹梅用盐腌,不加糖。具体方法是将竹梅洗过一遍,然后洒盐上去,一层竹梅铺一层盐,然后装缸密封。

竹梅被盐腌出汁来,盐融化变为水,汁水交融。日子长了,青色的梅子变为棕黑色,一颗夹出来,一戳,汁水渗出来,里面果肉都是软的。

这个时候的梅子又酸又咸,大多是家里用来烹饪调味,蒸鱼的时候下几个酸梅,味道更足。

外婆家之前有一缸腌了十多年的酸梅,摆在餐桌旁,极为显眼。有时候,她会舀几颗出来准备煮鱼,我就趴在桌边,靠近放着竹梅的小碗,酸味扑鼻而来,不自觉地就咽了几下口水。

某一年,突然发现那一大缸酸梅不见了,外婆说吃完了。我心里才惊觉,这就是时间流逝的证明。

看上去永远不会吃完的酸梅,也会有吃完的那一天。

我记得自己写青梅时,总觉得它是端午时节的水果。我爸还笑我,到了端午,青梅早就没了,大家都开始吃杨梅了。

但被他笑过之后,我还是忍不住把青梅写进了和端午有关的文章里。

要是被我爸看到,一定又要一本正经地纠正我:“青梅是三四月份才有的,端午要写杨梅。”

关于端午的记忆好像就这么多了。

所以我一直没有写端午,是因为可以写的好像并没有很多。

现在写出来,也全都是些吃的东西。

离开家之后,反而越发想念起家乡的吃食来。

中国人的爱往往含蓄内敛。

不会直白地对家人说我爱你,不会张扬地说“我想你”,只能通过食物来表达出这些爱,一句“我想吃你做的饭”,就包含了太多情感在里面。

想起前年端午的时候,在佛山的一个村子里看赛龙舟,我在佛山蹭了一顿龙舟饭。

那一天,全村的人摆桌吃饭,饭食也特别丰盛。

只是,如果可以选,我还是会更想回家去吃简简单单的一盘“糟菜蛋”。

一边用汤勺舀下一大勺咸菜,伴随着酸甜的汤汁淋在饭上,一边听老妈唠叨我们“只舀酸菜不舀鸡蛋”,然后吃下一大口:

“啊,真好吃啊!”

这才是我对这个节日的全部期待呀。

好了,我要赶在今天结束前去洗个头,提醒自己,也算是认真过了个端午节。

你们也要记得洗头哦。

晚安。




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 端午假期要记得洗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