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鸣|打脸外国技术封锁,架起港珠澳大桥,这就是我们的大国工匠!

来源: | 浏览量:151 次 | 发布时间:2019-07-12 01:00

“大桥漂亮吗?”

“漂亮!”

“给自己打多少分?”

“满分!”

谈起这座跨越伶仃洋,东接香港,西接广东珠海和澳门的港珠澳大桥,项目总工程师林鸣,满满都是骄傲。

港珠澳大桥是世界上最长的跨海大桥,总长约55公里,拥有世界上最长的海底沉管隧道,被英国《卫报》评为“新世界七大奇迹”之一。



这般奇迹,奇在哪里?

其一,是太难了。

尤其是岛隧工程,是整个工程最具挑战性的一部分。它的风险在于,整个建设全部都要在水底完成。

这也是全世界唯一的深埋沉管隧道,最深的地方要在海床下埋20多米,也就是水下40多米,近50米

其二,这样一个最困难最复杂的工程,最后是由中国人从零开始,自主攻关建设而成的。

不过,不是工程师们不懂寻求国际合作,自力更生的开始,往往是“被逼的”

∨∨

 没钱?

 那就愿上帝保佑你们吧!

一直以来,外海沉管隧道施工核心技术掌握在为数不多的几家外国公司手里。

当时,世界上最长的沉管隧道在韩国,也就是韩国釜山的巨加跨海大桥。

于是林鸣带着团队去韩国考察,提出能不能到附近去看一看他们的隧道和装备。

可是对方看都不让看一眼。


考察团只能在离大桥300多米远的海面上,坐着船远远地望一下,用卡片相机拍了几张照片。


后来,林鸣找到当时世界上在这一领域最好的一家荷兰公司谈合作。

对方开出1.5亿欧元(在当时约人民币15亿人民币)的价格。

这远远超出了林鸣团队的预算,根本就是个天价。

林鸣想要将双方合作精简到最最需要的部分,然后提出了3亿元人民币的报价。

荷兰人听后,嘲讽地说:


“我给你们唱首歌,唱首祈祷歌,你们去找上帝吧。”


如今在采访里回忆起这段被羞辱的经历,林鸣总哈哈地一笑而过。


但在当时,技术壁垒就摆在那里,买不起别人的,就只能自己硬着头皮上。


 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,明天我就要让你高攀不起! 


∨∨


 不就是带着几千人走钢丝?

 走就是了!

经过3年的不断试验、论证,林鸣团队终于研发出一整套沉管生产、运输和安装的方法。


光有方法还没用,

接下来的沉管安装,才是整个岛隧工程风险最大的部分。

要将33节沉管,安装到变幻莫测、暗流涌动的海底,还要将每节沉管的对接精度,控制在毫米级。


难怪有人说,这项施工的难度,堪比海底穿针


而这一切,都是在此前没有任何经验的情况下需要完成的。


用林鸣自己的话形容,完成这项施工,就像是“连续33次考上清华”一样困难。

林鸣将自己的团队比作新手上路的司机,没有教练,没有经验,完完全全凭着自己的本事,边开边学。

转眼就到了第一节沉管安装的时候,有点浪漫情怀的林鸣,给这次安装起名叫“深海初吻”


但这次作业的过程,却一点也不浪漫,而是进行得非常艰难。

光是将沉管运送到预定的位置,就用了24个小时。

而且因为缺少应对泥沙回淤问题的经验,沉管怎么也放不不到预定的位置上去。

这时,所有的人连续奋战了80个小时,早已到了精力和体力的极限。

可是,如果你撂挑子了,谁来干呢?


林鸣玩儿命般地想法子给大家吊着精神:

买速溶咖啡回来,要求大家喝;

红参切成片,恨不得当饭吃。

什么能提神的,通通都上!



经过了一番艰苦的清理,和重新安装,林鸣发现,沉管仍与预定位置有所差距。


但因为涉及到整座大桥的基础,再艰难,也只能选择重新开始,再来一次!


距离任务开始96个小时后,沉管终于安装在了预定位置。


5天4夜,人困马乏。

此刻终于见到了曙光。

开始就如此艰难,后续的进展也并不是非常顺利,日复一日地扑在项目上,林鸣“终于”把自己累垮了。


就在第八节沉管安装前,意外出现了。


由于长时间的劳累和巨大的精神压力,林鸣的鼻腔大量出血。


接下来的4天里,他接受了两次全麻手术。但手术刚一结束,他就急忙赶到了施工现场。

正因为沉管安装风险非常大,他不能也不敢把责任转嫁给其他人。

在一位医生的陪伴下,林鸣硬撑着回到工地上。


等到工作完成,才有时间住院观察几天。这几天,则成了他在这几年里唯一的休息日。

2017年 3月7日,33节沉管,完全安装完毕。

林鸣回忆起那段时光,不无喟叹,自己仿佛是带着几千人的团队走钢丝,任何一个细节的差错,都会让你颠覆。

大桥完成后不久,林鸣再次到那家荷兰公司进行技术交流。


这回,那家公司升起了中国国旗,奏响了中国国歌,以示敬重和欢迎。

在此之前,他们根本就不信中国人能靠自己实现技术攻坚!


现在与其说打了对方的脸,不如说凭自己的实力,真正赢得了外国的尊重和敬意! 

∨∨

 当过农民,拿过锯子 

 也是工人心中的“定海神针” 


现年已61岁的林鸣,老家是江苏泰州兴化。


他在兴化当过3年农民、4年工人。拿过锉刀、锯子,练习过锉、锯、凿、刨等基本功,学过铆工和起重工。



1977年,林鸣还是一家县里国营化肥厂的职工,那一年他被送到西安交通大学进行化工方面的培训。

培训结束时,学校组织学员返程前游北京,从天安门广场上的广播里他听到了全面恢复高考的消息,这个消息让他兴奋得几宿没有合眼。

他一面工作一面复习,在次年考入了交通部下属的南京航务工程专科学校,就此与交通建设结缘。


2000年,林鸣负责建设时为中国第一大跨径悬索桥的润扬大桥。


其中,北锚碇需要在长江边上深50米的基坑内施工,倘若长江与基坑之间的土堤有任何闪失,江水瞬间就会灌满基坑!

就在工人们对此望而却步时,林鸣端来小板凳,就坐在基坑底,陪着工人一起施工。

大桥通车后,林鸣和他小板凳的故事上了《新闻联播》,他还因此被誉为“定海神针”。

正是勇敢、担当、和坚持的品格,让他成为工人们心中的定海神针。



有勇气,也细致。林鸣对工地的管理极尽精细化,员工要有精神面貌,场地、设备要整洁,这些都是体现团队精气神的要求。


就连混凝土运输车,都要清理得一尘不染,让人误以为还没使用过。


一个于人于己都严格要求的人,上天必然会对他的坚持予以回馈!

∨∨

人生只有一个标准,只有一种态度,

 那就是不断奔跑,把每件事做好。

林鸣牵起一支把所有细节都做到极致的“零瑕疵”团队,为国家铸造出奇迹般的丰碑。


这么多年下来,他瘦了30多斤,头发白了,整个人也苍老了。


他却说,自己更喜欢现在的状态,看起来更有智慧些。


多年来,林鸣一直保持着晨跑的习惯。

他说,坚持跑步,能让身体保持一个好的状态,能以更饱满的精神投入到工作中。

因此,每天凌晨5点,他总是以长跑作为一天工作的开始。从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营地出发,途经淇澳大桥,最后到达伶仃洋上的淇澳岛,来回10多公里。

风雨无阻。

林鸣常问自己,如果跑步都不能坚持下来,那为国家建设世界级的工程项目还能坚持下来吗?

他说:

我每天都在和时间赛跑,和自己的人生赛跑。

特别是当外界压力变大的时候,只有给身体施加更大的压力,才可以不为压力所累。每次长跑前,我都会给自己设定目标,而且不达目标不罢休。

数年了,还从没有让自己失望过。

2017年的最后一天,港珠澳大桥主体全线亮灯。


而就在第二天,2018年的伊始,凌晨4点半,林鸣从港珠澳大桥的桥头出发,跑到了港粤分界线。



他用他最惯常,也是最喜爱的方式,丈量了他为之付出多年心血的港珠澳大桥。

用时3小时04分,跑了29.81公里,刚好是港珠澳大桥总体工程的长度。


sdfd

林鸣说,

桥的价值在于承载,人的价值在于承当。

如果每个行业都去实现一个梦想,这个国家将变得无比强大!

这就是林鸣,

这就是我们的大国工匠!



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pbcproduction.com/k/message/1714999.html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
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
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